BINE

秋天的乐队

Andrew Yang是美国历史上第二位华裔总统候选人,非常了不起,最近风头很盛。前几天他在面对媒体采访时提到,“if I win in 2020, I would be the first ex-goth president.” 这很有趣,Tesla的Elon也在Twitter里支持他成为美国第一位 “goth president”。

这个家伙中学的时候开始沉溺于Post Punk和Goth风格的音乐,在访谈中他提到的乐队列表是: “The Cure, The Smiths, Depeche Mode, U2( 特指Joshua Tree那张专辑的时期,也是我最喜欢的U2专辑了), REM, Siouxsie and the Banshees, The Sugarcubes(Björk是主唱,她很早以前因为西藏问题被中国和谐了), New Order, Joy Division……” 其实这里面7成都是英国乐队,只有一个来自美国。Yang的音乐喜好跟我高度重合,我们都在高中的时候被这类忧郁而美的音乐深深吸引。The Cure的Disintegration是我出生以来最喜欢的一张专辑,我愿意带着她进行星际旅行,穿越一个又一个光年,治愈与崩溃并且循环往复。Joshua Tree之后的U2我越来越不喜欢,但是我有他们2000年之前所有的专辑和EP……我觉得这些音乐应该属于秋日的黄昏,多变,斑斓。在几近夜色降临的时分,你看到壮丽的夕阳穿过云层,又慢慢被黑夜吞噬。在这种时候,人的思绪总是复杂的,不过不用过于焦虑,光明总会到来,尽管黑暗也同样如此。就像爱伦坡的诗中写到的:

直到不能再轻吻你的额头

直到不得不说再见的时候

请让我坦白吧

你的确是正确的

你曾让我的生活如此梦幻

然而当美好希冀都在悄然流逝

无论是在夜晚或在白天

无论是以有形或是无声

那么它是否可以离开的慢一点呢?

不管我们曾经是什么

现在看来都不过是梦中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