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INE

小黑猫

今天刚出家门,就在院子里瞅见一只小黑猫,感觉似曾相识。对了,特别像当年准备研究生毕业论文的时候,卧在我家阳台借宿许久的那位准妈妈。

同样是身怀六甲,黝黝黑的毛发,草绿色的眼睛,在同一个小区相遇,让我无比怀念。按照流浪猫的平均寿命,我很难相信是同一个她。不知道轮回之后的小黑,还能想起种种一切吗?我举起手刚想拍照,眨眼工夫,她就呲溜溜一下钻到树丛里了。太害羞!藏族朋友经常跟我讲起他们身边的事情,成为轮回存在的佐证。只不过我本人还没有过“疑是故人来”的感觉。今天偶遇小黑猫,倒是让我感叹起所谓的“命”。人类自古都在想方设法的延长寿命。姑且不提医学的进步,单单指“长生不老”这样的心愿,我认为大致可分为两种实现思路,一种是返老还童,另一种是转移自己的思维和记忆,通过脑机接口之类的玩意儿导出数据,转移到新的肉体里。我现在对人类的这种欲望略有反思,抛去地球有限的自然资源不谈(星际大航海可以破解),战胜死亡真的可以带来幸福感吗?在世的两人,哪怕只是其中一方还有牵挂,却因为种种世俗的原因,再也无法相见的例子也比比皆是。背负着痛苦的回忆,无时无刻被此折磨,如果没有轮回,只有永生的话,那现实岂不是修罗道场一般?恐怕只有成佛可以解脱了。